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我的哥们
我的哥们

前几天去墨尔本出差,发生了一件很纠结的事情。最近这几天一直很郁闷,又苦于无处可述,无地抒发,特借贵宝地抒发下自己的情绪。故事90%属实,由于一些私人原因,不可能完全讲述整个故事,若有些故事结合部有牵强,还请见谅。

  先介绍下几个出场人物吧!

  本人男,有个交往了六年的稳定女友,已经计划结婚的了。

  Lynn,我来澳洲认识七年的死党,一个漂亮的四川女孩子,三年前搬家到墨尔本,彼此联系少了些,但关系还是维持得很好。我在刚认识她时曾经追求过她,被拒绝后从此变成「哥们」,后面故事再详细说明了。

  Matin,故事龙套,我一墨尔本朋友,不认识Lynn,出差本来是打算住他家的,单身汉一个。

  好了,现在开始进入正题,无关事物掠过不提了。

  我在墨尔本办完正事之后,便约了Lynn和Matin这两个我墨尔本唯一的朋友出来聚聚。由于总总原因,Lynn和我在这三年中只见过两次面,这次听说我来墨尔本,非常热情,一定要让我赏脸吃个饭。我把Matin也叫来是因为我后天机票就回去了,想着说在他家住两晚,好好喝一顿。

  吃饭完我们三个人去了一个PUB小喝几杯,大家聊了聊现状,从Lynn的话中隐隐约约能感觉到感情路这几年似乎都不是很顺。时间差不多准备走的时候,Lynn问我说晚上是否还住酒店,如果不需要的话去她家住也行,我跟她说我已经跟Matin约好了,说今晚我们要喝个痛快。

  Lynn见状,叹了口气,很直接的说:「老娘我最近失恋了,让你三陪下会死啊?怕我强 奸你啊?还是不是哥们儿了?!」那态度还是一贯的泼辣,一贯的嚣张。

  没等我接话呢,Matin倒是很聪明,赶紧说:「Lynn姐心情不好,你就陪下她吧!再说了,你们那么久没见,也有很多话聊,我们就明天喝吧,反正你还在这呆多一晚,明天我们尽兴。」还没等我答应,两个人已经一人一边架着我就走了。

  Matin开车送我们两个回Lynn家,到了她家后,Lynn拿了瓶红酒出来,说:「这个没问题吧?我们晚上就边喝边聊,喝完了就各自睡觉。」说完就回房去换衣服了。

  Lynn的家布置得很漂亮,很小 女生,正如她给人的表面感觉一样;而现实中的Lynn却是个十分泼辣、十分男孩子气的女生。我不是一个狼性十足的人,我爱我的女朋友,六年来只爱她一个,从未想着变心,即使有些女生很主动地贴上来,我都会保持很好的距离。

  在来之前,对于来Lynn家过夜的事,我说实话是很不安的,毕竟男女授受不亲,孤男寡女有时候很难控制一些事情。但我又侥幸的认为,我和Lynn只是哥们,而且我整体来说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,即使她想找人一 夜情,凭藉她的姿色,找个素质比我好一百倍的男生肯定都没问题。

  就在我稍微平静下来的时候,Lynn出来了,换了件小背心和短裤,然后丢给了我一套睡衣,让我换上,别拿外面的衣服弄脏她家。我接过来一看,把我雷到了,一套粉的Peter Alexandra女式短裤和短袖睡衣。还来不及我求饶,她已经把我推进厕所去换衣服了,没办法,强龙不压地头蛇,只好勉强就范了。

  就在这种轻松的气氛中,我们开始边喝聊天,聊过去,聊现状,聊将来。互相调侃,调侃自己,调侃对方,调侃身边的朋友。但她始终没说她失恋的事,我也不好去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就这么的,一瓶还没见底,我已经不胜酒力,再加上白天工作劳累,先嚷嚷着要睡觉了,说完就朝客房走去。就在这时Lynn叫住了我,轻声的说:「去我房间吧,客房闷,而且我也没打扫。」我当时是虎躯一震,马上清醒了,这睡一床肯定要出事,坚决不同意!这时候她又发飙了:「奶奶的,以前又不是没在一张床挤过,怕毛啊?让你睡我床,你占便宜了还装逼呢!」但是我一堂堂正直男儿又岂能被几句话所动?坚决不同意(这是内心活动,嘴上活动还是以劝为主),说完就进去客房了,管他三七二十一,躺下,被子一卷,睡开了。

  约莫过了几分钟,Lynn进了客房,轻轻地坐在床头哭了起来,我坐了起来,不知所措。过了一会,她哭停了,拉着我的衣服,从我把被窝里拉出来,路过客厅,把剩下的酒和杯子一拿,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,然后恶狠狠地对我说:

  「喝完,听我讲完,滚客房去!」

  我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,我太了解她了,我知道这时候是她最脆弱的时候,看来她真的是需要一个人去陪她,听她倾诉。我们就这么盖着被子,靠在床头板上,一边喝一边又聊开了。她跟我讲了这三年来她的两段感情,谈起了她的那个dreamboy,谈起了他的无情和她的痛楚。

  说实话,以她和我的关系来说,她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,她的痛苦也是我的痛苦,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,安慰着这个像一只受伤的兔子般蜷缩在我怀里的死党。

  不知不觉间,酒完了,她的心情也好点了,于是我准备起身去客房。这时候她又叫住我了:「去把被子拿过来吧,那客房床我都没收拾的,都落灰了。晚上就在这睡吧,我困了,你拿完过来把灯一关。」说完翻身睡去。

  说实话,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睡一块了,很奇怪的,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,特别是对于她来说,一个女孩子放心让一个不是她伴侣的人和她睡一块,这是对我的一种无尽的肯定。于是乎,我抱着被子,关灯,时隔三年,再次躺在她的身边。

  就在我迷迷糊糊睡到一半的时候,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,慢慢睁眼一开,原来是Lynn,再看仔细,晕,她又哭了。我并没有安慰她,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,因为我从她的眼里,读到了另外一种悲伤,一种不是失恋带来的悲伤。

  她慢慢地对我说道:「我是不是老了?不化妆就不漂亮了?」「不会啊,我觉得你比以前漂亮了呢!不过我比较喜欢不化妆的你,看着自然些。」「你还记得我十八岁长什么样么?」

  「废话,跟现在没啥差别嘛!连胸都还是飞机场。怎么,没钱扩建下啊?哈哈哈……」她拍了我头一下,笑道:「你个垃圾,老娘现在有B罩杯了!你那老脸,我就不提了,我刚摸了下,粗得要死,回去赶紧保养下吧,别三十岁的时候长得跟五十岁一样!看咱这脸,保养得跟十八岁一样,不信你摸摸。切!摸了你就知道是豆腐跟榴莲的差距。」被她这么一说,我让她把脸凑过来,突然一捏,把她痛得乱踹。我得意地问道:「说,谁是榴莲脸?!」「我!我!我!」她一边大笑一边大声叫道。

  「小样的,知趣就好,爷绕你一命!」说完我正准备把手收回来的时候,却发现我的手被她死死握住,停留在她脸庞。

  「喂,快松手,痛!」我有不祥的预感。

  「……」鸦雀无声,她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。

  「别这样……」我马上坐起来。

  「……」她还是没放手。

  我着急了,有点不客气的说:「Lynn,你知道我的,你知道Ally的(我女友),不要这样,再这样我马上走。」她轻轻地坐了起来,把我手放下,低着头。「对不起,」她细细的说:「我突然有点糊涂了,我只是看着你,再想想我之前交的那些男朋友,我才知道我有多蠢。」我轻轻地拍了她的头:「不要乱想,快睡吧!我真的困了,你也喝高了,赶紧睡吧!」说完我就躺下了。

  突然间,一股重量压在我身上,她吻了我。本能反应的,我把她推了出去,大声朝她喊道:「你疯啦?!他妈的喝高了别找老子一 夜情,老子看错你了!」说完起身边准备走。

  突然,我的短袖被她从后面一拉,一阵布料撕裂的声音,一个趔趄,我重重地倒在床上。她紧紧地压着我抱着我,慢慢地说:「我只问你一个问题,你答完就可以走了。」「说吧,看在我们之前的情份上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这样胡闹了。」「如果……我们都是单身,我们有可能在一起么?」「我说实话,有可能。但是你现在是单身,我不是,我是即将要成家的人,我爱Ally,所以现在对我来说,一切关于我们之前的事绝对不可能发生。松手吧,我走了。」但她耍赖了,抱得我更紧,并轻声抽泣着,我可以感觉到大颗的眼泪顺着我的肩膀流下来。然而这一切都是没用的,我很轻松地就把她的手拉开了,起身,把她那破短袖丢一边,找起我的衣服来。

  「我爱你,六年了,六年来我从不能忘记你。」她开始对着我的背影轻声的说道。

  我很从容的说:「说这些都太晚了,在我心中,你永远是我的哥们。我很感谢你对我的爱慕和坦白,但是很抱歉,我给不了你什么。如果你想继续当我的朋友,那么忘记一切不应该有的想法,忘记今晚,从此以后我们还是哥们,你还是我的小乖,我还是你的宝宝。」「我只是一个女人……」她喘着气说道:「一个爱着你的女人,我不想当你哥们,你不明白伪装对我来说有多难受。」「行了,就这样吧,不要说了。」我背对着她说。

  「我了解你,我知道这样做肯定再也见不到你了,但是我无法再欺骗自己,我已经不想去计较后果了,起码让你知道我爱你,这就足够了。」「……」我心里轻轻一震,但我继续穿我的衣服。我不敢回头、不敢搭话,只因为我的脑袋现在十分混乱,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,还是她的坦白。

  我穿戴完毕,回头看到的是一个让我心碎的泪人儿。是的,如果没有现在的女友Ally,我或许会跟Lynn在一起的。不是说Ally比Lynn优秀许多,而是作为一个男人,应该有这份责任感,哪怕Lynn是这世界上最好、最美、最优秀的女人,我都不愿意拿我的底线去交换这一时的欢愉。

  但是,她确实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之一,很单纯,并无杂质的那种喜欢。

  我还记得她拒绝我时我哭得很厉害,这是我第一次被女人拒绝之后如此伤心以至泪流不止,因为从那一刻起我知道,我错过了一个生命中对我非常重要的女人,错过她,我的人生会少了很多精彩,少了许多欢乐,而多了许多无言的惆怅。

  或许是我这片刻的迟疑给了她希望,她缓缓走过来,抱住了我,吻住了我。

  而我像一根木头一样,一动也动不了,脑子不断翻滚着,任由她的手把我刚穿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剥落。

  我看着这个女人,她此刻是如此的真,就像平时大家只看到的那个泼辣、野蛮、专横的Lynn一样,我却能很轻松地看穿她的软弱、可爱、迷茫。或许是我对她太过了解,亦或许是她有意无意地透露给我,而此刻,我知道,她确实是以一种不计后果的方式阐释着她对我的爱。

  「就这一次。」她用手盖住了我的眼睛。

  我默默地闭上眼睛,任由她一步一步地把我引导到床上。就在我回过神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们两个已经赤身裸体的挨在一块了。她像一条美丽的毒蛇一样,吐着信子,吻遍我全身;她慢慢趴到我的身上,紧紧地压着我,不断用手刺激着我的下半身。

  而我就像无路可退的猎物一般,任由她玩弄我、捉弄我,直到她得到足够刺激、足够的食慾时,便毫不犹豫地把我吞进肚子里。我不敢看她,不敢面对她,也不敢制止她的一切行为,我知道这一切都没用了,事情发生到这地步,已经失去控制了,而我能做的,只能静静地等待着这一切的发生、结束,然后开始一个完全不知道未来的明天。

  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不断地吻着我。在她的不断刺激和摩擦下,我的下面已经不由我身体控制而坚挺了起来。即使我的脑子还很抗拒,Lynn已经把她湿润的洞口对准了我,慢慢地坐了进去。我仍然是思绪混乱,侧着脸不愿看到她,我在不断地思考着事情的结果,思考着各种各样的事与人。

  而Lynn则渐渐投入起来,她双手按着我的胸部,不断地摆动着自己的身躯,我能明显地感受到她阴道的收缩以及清晰地听到由剧烈的、湿润的摩擦带来的抽插声。她不再吻我,而是抬起了她的身子,把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那个我们交汇的地方,把我的每一寸敏感深深地埋进她的身体里。

  她开始由轻到重地呻吟起来,而我仍像一具屍体那般,一动也不动,任凭她的激情如烈火般旺盛,我的心只如井水一般死寂。她快高潮了,此时的场景不禁让我想起Rodeo,但恰恰相反,Lynn似一个喝了烈酒的疯狂西部牛仔,而我更像一只被下了毒药的温顺公牛。

  我们两个就像生活在两个不同的空间的人正在做同一件事一般,行动是相同的,而心却不是相连的。

  片刻过后,她软趴趴的倒在我身上,依然紧紧地夹着我,不断地喘着气,轻轻地,重复的说着「我爱你」。我依旧侧着脸,没有直视她,没有说一句话。她把我脸掰正,温柔地看着我,说:「你还是一样的没变,不管是心理、容貌,还是身体。或许我只能占有你今晚,但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。」她笑了笑,接着说:「你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可爱,但正如你经常看穿我,我也经常看穿你,比如……现在……」我不知为何,居然笑了,或许她真的看出来我现在的内心,一种矛盾的心情,一种压抑自己感情的心情,一种压抑自己身体的心情。

  我尝试着就这样结束这一切,想了想,说:「今晚就这样吧,我们也没有套子,你也有高潮了。快下来,我抱着你睡吧,我真的累了。」她坏坏的笑了,弹了我一下额头,撒娇的说:「今晚是我们的第一次,不用套子,我有药,等会吃就好了。再说了……我都没喊累,你这一动不动的,还能比我累啊?」面对她的挑逗,我再次无言以对,我知道这一切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已经回不了头了。我轻轻地把身子立正挪好,把两个枕头放在背和床头板之间,慢慢地吻向了她。

  我这才仔细地看见Lynn的全身,她是如此的瘦,我不禁叹息:「你太瘦了……你以前不是这样的……这样不健康,不好……」她轻轻地用手臂环绕着我的脖子,对着我的耳朵说:「你不是喜欢瘦瘦的女孩子么?你没发现我这六年来也一直都是短发么?只因为你喜欢短发……」我讶异,却又从心里感激,我确实忽略了她,而她却一直在乎着我。以她的方式,以我的标准,过着她孤独的每一天;而我能作为回报的,也许,也就只能是今晚了。

  我们两个开始配合起来,依然是女上位,然而这不再是毒蛇与猎物的关系,不再是疯狂的牛仔与温顺的公牛的关系。我们都把自己内心的那份激情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。我们都在疯狂地摆动着下半身,每一次摩擦、每一次撞击都让我们不由得喊出声来,我激烈地吻着她,吻着她的脖子,吸吮着她的乳头;而她则抱着我,把头紧紧地靠在我的头上,不断地呼喊着我的名字。

  我感到她的阴道是如此的湿润,我的每一次进出都是如此的畅通无阻,我下面的每一寸皮肤都因为她的摩擦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。

  我们紧贴在一起,她的快感再次来袭,她的阴道随着她叫声和身体的停止不断地收紧、不断地压缩着我的空间。突然一股湿润的体液随着她摆动的停止弄湿了我的整个下半身,在我的错愕间,我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了女人潮吹。

  我停止了我的摆动,慢慢地抚摸着这个被我抽乾体力的女人。此时的她早已筋疲力尽,头靠着我的肩膀,说不出一句话来,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口水正顺着我的肩膀慢慢往下流。

  她痴痴地笑着,抹去口水,轻轻告诉我:「天啊!这就是潮吹么?看来你今晚剥夺了我的第一次哦!」我慢慢吻着她,在她耳鬓轻轻地对她说:「谢谢你,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做爱看见潮吹。」她惊讶地看着我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,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我的下巴,色色的说:「小妞,把爷伺候得挺好的嘛!不过爷累了,今晚就先这样吧!我们没有套子,我也有高潮了,快出来,我抱着你睡吧!」我听完也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,轻轻地在她耳边说:「你想得美!」她开心的抱着我,娇声娇气地说:「我是真累了,在我上面吧!好么?我可不想浪费今晚这么宝贵的时光。」我吻了吻她,慢慢拔出来,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。她的身体是如此漂亮……她的脸孔是如此迷人……她的表情是如此诱人……她张开双臂,轻轻地呼喊着我的名字:「宝宝,来……」她的腿分开着,我趁着她的阴道还是湿润的,缓缓地挤了进去。她闭着眼睛,享受着这最传统的姿势所带来的欢愉。

  我用力地抽插着,享受着身下这个美丽的妖精所带来的快感,Lynn虽然已经没什么力气了,但还是极力配合着我,从她欢快的呻吟中,我可以感受到这一刻是我们最美好的时刻。

  即使她已经有了两次高潮,但是我仍感觉她的阴道非常紧,我的每一次插入都是一次结合,每次抽动都是一次不舍。这时,她紧紧地抱着我,说:「宝宝,不要抽插了,就这么进到最深然后摇好么?我要你进得深深的……」我点了点头,以亲吻作为回应。她把自己的屁股抬得高高的,双脚盘着我的腰,死死地夹着我,我腰部向前一顶,整个阴茎都进入到她的身体中。她急促的摇着、喊着、求着;我急促的顶着、叫着、要着……我能感觉到她的阴道彷佛是为我设计一般,那么合适,就连我龟头的形状,她里面也有相同的形状配合着,整个阴道就如同一对般配的钥匙与锁般,卡着我不让我出来。我渐渐地敏感起来,高潮的预兆已经笼罩住我全身的每一寸皮肤。

  我迫切地对她说:「给我,给我……」她把我抱得紧紧的,就像不愿错过这最美妙的一刻般,她低声喊着:「快射进来……宝宝,快射……我要深深的……射到最深的那里……我们一起有……」如同火山爆发般,一股热流随着我的一声低喊,直直的到达我俩缠绵的最深处,Lynn咬着我的肩膀,低声抽泣起来,不断地喊着我的名字。这一刻是如此的美好、完美,这一刻彷佛永远定格,我们两人彷佛在这一晚从六年前缓缓走来,我们不是哥们,而是以情侣的身份走来。

  我们轻轻的吻着,保持的同样的姿势,谁都不愿意离开谁的身体。我侧身够来一个枕头,垫在Lynn的腰下,好让她舒服点。

  她眯着眼看着我说:「你射的东西好热……我能感受到你有的那一刻……」我亲吻着她的耳朵,说:「乖乖,我也能感受到你的那一刻……」「呵呵,傻宝宝……」「我爱你……乖乖……」

  「我也爱你……不过……只有今晚了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我很惆怅的回应道。

  她笑了笑,说:「我知道你爱我……就像你射的时候那样……那么激烈,那么深。」「哦?是么?看来我是达到老板要求的深度了哦?」我刮了她的鼻子一下,调侃起来。

  她使劲把我屁股一拍,说:「NB你再给老娘射一下看看,我看你现在只能流着吧?!」我尴尬的笑着,她却把我抱紧,「不要出来……就这样……把你的所有都给我……」她痴痴的说着。

  「嗯,都给你……我今晚是你的……」我把头埋进她的短发里,温柔地说。

  「嗯……不让它们流出来,都给我,我要让它们变成我身体的一部份……」她开始抽泣起来。

  我吻着她,安慰道:「傻乖乖,别想那么多了,我们今晚都是属于彼此的,不管以后如何,这一晚永远会成为我们之间最美好的回忆。」许久,她止住了哭泣,慢慢地把我从她的身体里推出来,轻轻的说:「我爱你!宝贝,就这样吧!」我抱着她,体会着这渐渐退去的一刻,从她的阴道到阴道口,我彷佛嚐遍了辛酸苦辣,不禁热泪盈眶的对她说:「我也爱你!对不起……」等到完全脱离她身体的时候,我把她紧紧地拥进怀里。这一夜,我们都累了。

  她任由我把眼泪大颗的洒落在她那短发上,也任由我的精液缓缓地流出她的身体……她一动也不动,不知道是熟睡了呢,还是在闭着眼思考着什么。而我,却因为天空的微晴而不能入眠。

  「嘿!哥们~~」

  明天我还会听见Lynn对我如此这么洒脱的称呼么?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