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和惠姐的故事
我和惠姐的故事

时间就像流水,生活一如往常。

  有一次打完球聊天,和我很熟悉的少妇惠姐问我:「有没有参加过户外的活动,比如去爬山野营、海滩露宿之类的。」我不假思索的回答,「当然,我和几个哥们参加了几次,比较累,而且需要准备很多东西,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,所以有一阵子没去了。」惠姐却说:「我有的是时间,听说你的那辆车就是为这个买的?!你什么时候再去了叫上我,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你回头给我发E-mail,我先都提前准备着,我们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户外。」我满口答应,但当时并没有多想,还是经验不足啊。

  一个月后,我们的行程确定,主要是去登山,山顶露营,然后再泡一次温泉解乏,这样总共在一周以内,登山露营是户外集体活动,其他的都是自行安排。

  后来,组织者安排到我们车上的,居然是一对年轻夫妻,据说是临时有变调剂的,原本我以为都是陌生人,只是爱好相同。

  但是,让我始料不及的是,这对夫妻也竟然认为我和惠姐是夫妻,因为无论容貌还是身高还是做事方式都非常的默契,惠姐冲我眨眨眼,也不点破。

  就这样,带着一种兴奋和异样的感觉,我们出发了。没想到这竟然是促成了一次类似夫妻交换的情色事件的开始。

  一路上有说有笑,因为路途遥远,轮流当司机,虽然原本就不太熟悉,但因为爱好相同,很快就聊的开了,从日常生活到性生活到男人女人,喜好是什么,对什么最感冒了等等诸如此类,哎呀,简直就是一场告白啊。

 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了,这种环境下培养感情是多么的适宜啊,在我不开车时,我开始观察上我车的少妇,给她取个名字就叫M吧,哈哈*——*。

  M是我喜欢的类型之一,身材不算高挑,虽然没有惠姐的大长腿,却丰满圆润,很有女人味的那种,而且和惠姐一样很白,上身是时尚的抹胸加开衫,胸前异常的挺拔,有呼之欲出的感觉,真不知道她丈夫是否劳累过度,哈哈。

  M应该是没有带胸罩,因为抹胸上明显有乳头突出的样子,而她也很放得开,从不避讳别人的目光,并且非常健谈,下身休闲裤加最新款的休闲鞋,这使得她滚翘的屁股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发现。

  经过长途跋涉,我们的车队直达目的地山脚下时,天已经到了接近傍晚,找到提前联系好的地方,入住并稍事休息。

  我们和M夫妇住一个大套间,店家已经给我们准备好了晚餐,而且有篝火烤羊腿,当然,烤羊腰也是必须的,然后大家开始聚餐,边吃边喝酒边聊,大家很High。

  惠姐和M都穿上连体紧身短裙,此时惠姐的美腿、M的翘屁股暴露无遗,腿上腕上都戴了至少一个环,一问知道是防蚊子的。两个女人此时竟亲密的像多年的朋友,不时说笑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。

  温热的晚风吹在人的身上,就像在一条欲望的河流里一样,让你无法自拔的沉醉其中,女人扭动着腰肢,花容月貌,言谈举止毫不避讳,这时候你会发现女人比男人更加放浪形骸,也许是远离都市的喧嚣,亲近大自然的原因吧。

  因为大家都比较累,晚餐很快结束,惠姐提出让我带她在附近稍微逛了一下,因为她从未到过类似的地方。

  皓月当空,美人作伴,我的手时不时的抚摸惠姐乳头和阴部,惠姐并不反对,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穿胸罩,而且下身是可以打开的那种情趣内内。

  尽管已经晚上,我俩对此地品头论足然后亲热一番,并在一块大石头上进行了一次野战。

  因为刺激和担心,惠姐的阴部早已湿滑,淫水已经印在了紧身裙上,那是惠姐第一次野战,她很快高潮。

  虽然意犹未尽,但因为异地晚上,所以就回到了住宿的地方。

  刚打开房间进入客厅,就听到有呻吟的声音,而且房门半开,我和惠姐对视一笑,知道M夫妇在嘿咻,知道了也就没法在房间安心休息。

  惠姐说不如我们在这个大浴缸里面泡澡吧,酒店前台说房间也有温泉水的,而且我也想窥看M什么反应,恶作剧通常是游戏的开始。

  我们开始洗澡时,M的淫荡的喊叫渐入佳境并失控,在此薰陶之下,惠姐淫欲高涨,已经由原来的假高潮变成了要高潮,淫声浪语才是性的第一要素,切记。

  只要是个男人,面对这样的女人都会无法自持,但是会掌控女人情绪的男人,才是让女人欲罢不能的好手,我用嘴巴持续挑逗惠姐的乳头,并用手指轻轻地捻捏着惠姐的阴蒂,这最终导致惠姐欲火焚身,纤长细嫩的手指套弄着我勃起坚硬的阴茎。

  惠姐下体润滑泥泞已经无法分清是淫水还是温泉水,时机已到,我提枪直取目标,惠姐的浪叫不绝于耳。

  大战300回合,完成第一次高潮,此时却感觉有些异样,我和惠姐回头,尴尬并兴奋的一幕出现了,M夫妇全身赤裸,并张大嘴巴在玻璃门边看着……此处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  然后M面红耳赤的说:「我们只是爱爱完了准备来洗洗,没想到这么精彩。」惠姐却并不慌乱,说:「我刚才看了你们一下,这算还给你们,有来有往吧,而且我接受你下午的提议!」原来下午她们已经密谈过,真是物以类聚,无语……正是欲望少妇蜜桃体,腰间花蕊惹雄蜂。

  这样,我和M,惠姐和M的丈夫,欲攀高峰,先过美人关。

  看到这样两个美女,尤其M跳动的双乳和绯红的脸颊,我哪里还忍得住,惠姐和M的丈夫进了房间,我和M在浴间继续,抚摸着M滚圆的屁股,饥渴的嘴唇互相亲吻,然后我用力含住了她湿润的红唇,揉搓她的胸器,手指不停的揉捏着她很大乳晕的乳头,另一只手在她的阴部游荡着,摸到一片湿润,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淫水……M的阴毛已经刮的相当乾净,小腹和大腿部有浅浅的刺青烙印,后来知道那是帖上的,不是真正的刺青,脐环是真的,这是我始料未及的,看来非等闲之辈啊。

  尽管稍稍洗了一下,但是她的下面还是很快就已经湿滑的泥泞不堪。

  提枪磨着她的下面,有着女人特有的体香,这一点和惠姐很类似,估计也是她们很快打成一片的原因,能和惠姐交好的人并不多,随着我对M刺激的升级,M已经急不可耐了,然后我一插到底,M大声的浪叫起来……好在酒店房间宽大隔音效果好,但对房间的惠姐却是不小的刺激,后来我们聊到了这点,那晚整整搞了M五次高潮才收枪,差不多到了淩晨才睡觉,而我们第二天还要登山……

    【完】